這些上海老字號忒搞腦子了

星期日周刊記者 李欣欣 韓小妮 實習生 雷皓儀

每到月餅季,南京路上的真老大房總會排起長隊,靜安寺的西區老大房人氣也不差。

但是你知不知道,還有東區老大房和南區老大房?

襄陽南路上的徐匯喬家柵今年老店新開。

但是你知不知道,還有南市喬家柵、青浦喬家柵,而市面上招牌寫著“喬家柵小吃世界”的小吃店跟他們也不是一家人?

另外,請答應我們,假如跟朋友約在“德興館”吃飯,一定要多問一句“哪個德興館”。

否則很有可能一個跑去了中華路,一個跑去了廣東路。

“哪個德興館”

龔大軍調到中華路上的“上海德興館”工作有三年了。

這幾年里,他不時會碰到這樣一個尷尬的狀況。

朋友發微信過來:“我在你們店里吃飯呢!”

他興沖沖跑到店堂里:人呢?

再一看微信里發過來的照片,卻是南轅北轍——朋友去的,是廣東路的那家“德興館”。

兩家店名字里都有“德興館”,又都是百年老店,難怪顧客搞不清楚。

事實上,中華路上的這家始于1883年,以本幫菜聞名,過去叫“德興菜館”,現在叫“上海德興館”;

廣東路上的那家始于1878年,主打本幫面,過去叫“德興面館”,現在叫“德興館”。

德興菜館最早開在十六鋪。上世紀30年代,十六鋪三教九流、商賈云集,德興菜館成了各路江湖人士往來的聚集點。

蝦子大烏參這道本幫菜的代表,正是由當時德興菜館的名廚楊和生所創。所以,德興菜館還有一個霸氣的稱號,叫“本幫鼻祖”。

至于德興面館,傳說拿到了當年乾隆下江南時吃過的燜蹄面“秘方”。

這一江湖傳聞早已無從考證,但經歷了上百年洗煉的燜蹄面,至今依然是德興館“獨步武林”的絕招。

兩家“德興館”各有所長,如今都已開枝散葉。

“上海德興館”(德興菜館)2004年從十六鋪搬遷,目前在中華路上有兩家店,還有一家浦東昌里店最近剛剛開張。八寶辣醬、油爆蝦等本幫招牌菜,一直是鎮店之寶。

而“德興館”(德興面館)在人民廣場商圈開了好幾家,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廣東路上的總店,被稱為“老字號中的網紅面店”,還上了米其林推薦榜單。此外,“德興館”在五角場、南泉北路等地也有分店。

在“深扒”的過程中,我們又意外發現,浦東高橋竟然還藏著一家“上海德興館”,也是開了很多年的老店。大眾點評上甚至有網友稱:“據說這邊是德興館的起源地。”

當我們打電話過去核實時,店里人只是簡單地說,這家德興館只此一家,沒有分店,跟浦西那些店更是不搭界,然后很快掛掉了電話。

“老大房”的品牌斗爭

看來,這幾家“德興館”重名純屬巧合。不過,滬上其他幾家重名的老字號之間,卻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中秋時節,想吃南京路上真老大房的鮮肉月餅,免不了要排長隊。而靜安區的朋友,可能對西區老大房的月餅情結要更深一點。

那么問題來了:南京路上的老大房店招上為什么要加上“真”字?它跟西區老大房是什么關系?有“真老大房”,難道還有“假老大房”不成?

對于這樣一個常年困擾著上海市民的問題,其實幾年前真老大房食品公司的副總經理姚松鳴在接受《解放日報》采訪時曾做過回答。

19世紀中葉,以蘇式糕點為專長的“老大房”起家于董家渡,老板姓陳。

1921年,“老大房”遷至南京路福建路口,也就是現在“真老大房”食品公司的位置,并取名為“老大房協記”,意為“齊心協力,共辦老大房”。

看到“老大房”生意紅火,店里不斷有師傅跳槽,甚至自立門戶。到上世紀30年代,上海各類“老大房”竟高達48家。

這些店鋪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由創始人陳氏家族或其族人經營的同姓老大房,另一類則是由跳槽伙計創辦的“山寨”老大房。

從1932年起,“老大房協記”展開了捍衛正宗“老大房”品牌的斗爭。

首先,為抵抗一位汪姓同行在華山路22號開設的“老大房”茶食店,品牌傳人陳翰卿一舉租下華山路24、26、28號連號店面,斥巨資開設了“西區老大房”。

隨后,“老大房協記”正式向當局申請注冊“老大房”商標。

問題是,此時幾乎遍布上海大街小巷的各類“老大房”大多已初具經營規模,而且距離1842年品牌創始已有90年之久。如何證明“老大房協記”才是正宗的呢?

這場難解的商業官司當年可謂轟動一時。

為此,“商務局”專門成立了調查小組,最終從老城廂南市水電公司獲得檔案資料,通過水電賬號證實南京路“老大房協記”的前身,就是董家渡“老大房”。

1937年,“老大房協記”以“真”老大房商標向政府部門注冊備案。至此,上海灘“老大房”品牌林立、魚龍混雜的局面才終于在法律上獲得終結。

1956年以后,一批被“老大房”品牌傳人認可的正宗老大房食品商店在政府統一安排下,參與了公私合營。其中,“真老大房”(當時店名仍為“老大房協記”)劃歸黃浦區、“西區老大房”劃歸靜安區。

時至今日,上海共有“真老大房”、“西區老大房”、“南區老大房”和“東區老大房”4個可以合法使用“老大房”字樣的品牌和食品企業。

也就是說,它們都是正宗老大房!

那么多“喬家柵“,讓人傻傻分不清

跟老大房情況類似的,還有同樣起源于南市老城廂的喬家柵。

2004年,《新民晚報》曾刊登過一篇名為《喬家柵粽子列入“黑名單”》的文章,曝光上海喬家柵生產的粽子不合格。

結果第二天,南市喬家柵的員工打電話到報社叫屈:“上黑名單的是徐匯喬家柵,跟南市喬家柵毫不搭界!”

也許是因為“喬家柵”這個品牌的名頭太響亮了,到處都有叫喬家柵的點心店,比如喬家柵食品廠、青浦喬家柵、喬家柵小吃世界等等,讓人傻傻分不清楚。

喬家柵,原是上海舊城區喬家浜北岸長僅百余米的小街。

1909年,這條路上開了一家永茂昌點心店,賣糕團、粽子、湯圓等小吃。之后店名改為“喬家柵點心店”。

1940年,因為抗日戰爭,“喬家柵點心店”遷到襄陽南路,改名為“喬家柵食府”。

后來,當時的南市區又開了一家賣點心的店,叫“南市區喬家柵食品廠”。

如今,南市“喬家柵點心店”的舊址早就沒了。

“南市區喬家柵食品廠”目前屬于豫園股份旗下,在豫園商城的豫園老街開了一家“喬老爺上海禮糕專賣店”,主打松糕。

點心包裝上有兩行小字:“南市上海喬家柵,始于清宣統元年”,依稀留存了這塊百年老招牌的痕跡。

而襄陽南路那家喬家柵一直保留著,組建了“上海喬家柵飲食食品發展有限公司”。今年3月底,老店裝修后重新開業,招牌是現在難得吃到的兩面黃系列。

那么,“青浦喬家柵”又是怎么來的呢?

原來在數十年前,喬家柵的三名點心師傅退休后,受聘于當時的“青浦鎮糧管所”,辦起了青浦喬家柵糕團食品廠。

現在,“青浦喬家柵”在全市開了多家分店,在南京東路的第一食品也占有一席之地。吃瓜群眾又要問了:街頭巷尾招牌上寫著“喬家柵小吃世界”、“喬家柵”、“上海喬家柵”的小吃店又源自哪里呢?

我們打電話詢問“喬家柵小吃世界”,對方表示,他們最早源自“南市喬家柵”那一脈,不過早就獨立出來了,目前是一家民營企業。至于市面上招牌寫著“喬家柵”、“上海喬家柵”的小吃店,“跟我們沒關系”。

負責徐匯喬家柵品牌推廣的相關人員則憤憤地表示:“連我家旁邊有家茶葉行都叫‘喬家柵’!”

“正統的就是我們這家,‘喬家柵’和‘喬家柵食府’這兩個品牌,我們都注冊了商標的,目前除了襄陽南路336號這家外,別無分店。現在市面上各種叫‘喬家柵’的店都跟我們無關,接下來我們要進行維權和打假工作。”

“南市喬家柵,我知道他們也注冊商標了,但跟我們沒有任何關系。”

我們追問了一句:如果你們是正統的,那南市喬家柵呢?

對方無奈地回答:“這個……老一輩留下來的東西,怎么去說呢?”

冠生園也是有故事的老字號

“大白兔潤唇膏”、“大白兔香水”、“大白兔奶茶”……前不久,層出不窮的“周邊”讓“大白兔”這個IP又火了一把。

生產大白兔奶糖的上海冠生園也是一個有故事的老字號。

且不論“上海冠生園”和“南京冠生園”之間的愛恨情仇,時間倒退二十年,光在上海就有三家冠生園。

這是怎么回事呢?

說起來老南市真是一塊滋養老字號的寶地,冠生園最早也在這里起家。

1918年,冼冠生在大境路上開了一家名叫“冠生園”的食品商店。

此后,他吸納社會資金,成立股份有限公司,在漕寶路開設了食品加工廠,并把廠邊的一條馬路命名為冠生園路,沿用至今。

抗戰時期,為了保存民族資本,冠生園溯江而上,分別在南京、鎮江、武漢、重慶、昆明等城市開設冠生園分號。

到上世紀90年代,使用冠生園招牌的企業遍布全國,竟多達70多家。

其中,在上海的三家企業分別是隸屬于上海輕工業局的冠生園集團總公司,黃浦區的冠生園食品總公司,以及南市區的冠生園煙糖實業公司。

這三家“冠生園”分屬不同的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同時又分屬工業與商業兩個行業。為了讓它們“破鏡重圓”,聯合之事談了十年,各種規劃和備忘錄等文件壘起一尺多高。

終于,在1996年,上海工商三家冠生園聯合成立了冠生園集團上海有限公司,結束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曾有120家“老正興”

話說連續四年摘得“米其林一星餐廳”的老正興,曾經也是上海灘上被瘋狂“蹭熱度”的一塊金字招牌。

最興盛的時候,滬上同時有120家以“老正興”做牌號的大小餐館,可以說是一片混戰。

最早的老正興開業于清同治元年(1862年)。

當時,浙江寧波人祝正本和蔡仁興在九江路大陸商場旁擺了一個小飯攤,經營咸肉豆腐、炒肉百葉、魚頭粉皮、腸湯線粉等大眾菜。

因為生意興隆,飯攤升級為飯店,起店名時,從兩人姓名中各取一個字,名為“正興館”。

隨著正興館名氣大起來,很多飯店都來冒用。備受干擾的正宗“正興館”很無奈,于是干脆在店名前加上一個“老”字。再后來,又加上了“同治”二字,以示正宗。

讓人啼笑皆非的是,“老正興”這三個字一出,又被大家競相抄襲。

比如真老正興、上海老正興、大上海老正興、無錫老正興、狀元老正興、老正興菜館、雪園老正興、聚商老正興……

有的老板干脆在墻壁上寫下“真真老正興”五個大字,一副要以正視聽的氣勢。

不僅上海灘開飯店的老板“盜用”,就連蘇州、無錫、南京等地也分別出現各種“老正興”,還到處在影院、電臺做廣告,更加真假難辨。

后來怎么樣了呢?

大浪淘沙,最后只有一家老正興延續至今,屹立不倒,在福州路上開得紅紅火火。雖然網上對其口味褒貶不一,但吃飯高峰經常要排隊。

至于這家老正興的身世,有人說它是“同治老正興”的嫡傳,也有人說它的前身是夏姓無錫人經營的正源館,或是“東號老正興菜館”等等。

其實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對于廣大吃貨來說,判斷一家老字號正不正宗、好不好,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要好吃!

參考資料:

西坡,《德興館(上)》,新民晚報,2011年8月11日。

馬松,《“真老大房”,為啥要加個“真”字》,解放日報,2015年9月21日。

皇甫萍,《“徐匯”喬家柵粽子曝光 “南市”喬家柵粽子叫屈》,新民晚報,2004年6月23日。

《喬家柵退休師傅下鄉辦廠,名特糕點深受農民歡迎》,解放日報,1991年2月12日。

謝 ,《最老牌“喬家柵”昨回歸》,新聞晨報,2019年4月1日。

向明,《“同名兄弟”的煩惱——析本市企業重名現象》,新民晚報,1996年10月10日。

胡茂梁,《誰是真正的冠生園?》,解放日報,1987年11月10日。

薛石英、裘新,《冠生園,何時“破鏡重圓”?》,解放日報,1995年9月17日。

姚建康,《本幫老正興興旺140年》,新民晚報,1999年8月14日。

周三金、干谷,《老正興探源》,解放日報,1981年2月21日。

沈揚,《老正興的前塵瑣聞》,解放日報,2018年4月1日。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李欣欣/韓小妮/雷皓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