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診療5年生存率偏低,規范化診療加速步伐!肝癌創新藥物用法納入新規范

127日,由中國抗癌協會肝癌專業委員會主辦,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癌研究所承辦的第十七屆全國肝癌學術會議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原發性肝癌診療規范(2019年版)》。

原發性肝癌是全球導致死亡的第二大癌癥,我國是肝癌大國,有近全球一半的肝癌病例,發病率及死亡率均較高。我國肝癌人群中多數存在明確的HBV感染背景。

“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中指出,針對高發地區重點癌癥開展早診早治工作;并且提出,到2030年,總體癌癥5年生存率提高15%。中國肝癌病人5年生存率僅為12.5%,顯著低于鄰國日本。

提高肝癌規范化診療水平是改善這一狀況的重要舉措。專家們指出,肝癌的規范化治療尚未達到理想結果,仍有很大調整優化的空間。

《原發性肝癌診療規范》(以下簡稱《規范》)于2011年首次發布,并于6年后的2017年進行了第一次更新。時隔2年,《規范》自今年5月啟動再次更新以來,共有70余名肝癌診療領域的專家積極參與,在衛健委領導的指導下,經過啟動會、討論會、定稿會,歷經10個多月時間,最終得以發布,新《規范》的發布將為中國肝癌診療的進一步優化提供有力保障。

針對《規范》的再次更新,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醫療與護理處處長李大川指出,我國肝癌患者5年生存率相較其他國家仍有差距,近2年來,肝癌診療的發展日新月異,與此同時,在國內肝癌診療領域探索過程中,更多創新藥物也將在腫瘤藥物的準入和上市審批加快的大環境下進入肝癌治療領域,《規范》的及時更新將向各級醫療機構提供統一的診療規范,讓更新的診療方案盡快在中國得到應用,使腫瘤創新藥物的應用得到規范化的指導,更好地為肝癌患者提供更優質規范的診療服務。

作為《原發性肝癌診療規范(2019年版)》編寫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院長樊嘉教授表示,肝癌的診斷、治療和預防等方面近年來發展迅猛,尤其是診斷的方法、手段越來越精準,敏感性和特異性也越來越高。診斷方法已從常規輔助診斷,發展到了基因診斷。在治療方面,不僅外科治療的手段在不斷提升,包括精準治療、免疫治療、靶向治療在內的多種治療理念也逐漸成熟。同時,不同種類藥物的聯合治療,以及多學科合作的綜合治療理念也在不斷更新,這些新藥物和新治療理念的納入將讓病人擁有更多治療選擇,提升更多治療可能性。

新《規范》五方面更新亮點

亮點一:診斷接軌國際

在肝癌診斷方面,新《規范》將全面參照2019版肝細胞癌WHO分級系統,全面接軌國際標準,以期通過制度革新進一步加速我國肝癌早診率,全面提高患者5年生存率。 

亮點二:早診新技術加快臨床應用

近兩年,肝癌的早期診斷和檢測技術進一步發展。“液體活檢”在腫瘤早期診斷和療效評價等方面展現出重要價值。

新《規范》指出,目前基于循環miRNA模型的肝癌檢測試劑盒已經多家醫院驗證,并獲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三類醫療器械注冊證,已進入臨床應用。對此,中國科學院院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院長樊嘉教授指出,“肝癌惡性程度較高,很多肝癌患者一發現即為晚期,錯過了手術治療的最佳時期。因此,早診早治,尤其重要。相信miRNA診斷技術將在操作層面全面助推我國肝癌早診早治水平。今年是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癌研究所成立50周年,研究所一直致力于創新技術在肝癌診斷和治療領域的推廣應用。作為國內該領域的先驅者之一,我們會緊跟國家政策,深耕肝癌研究領域,產出更多優質創新技術成果。”

亮點三:外科治療升級

我國肝癌外科治療取得明顯進步。包括中國學者的多項研究結果提示,經過選擇的門脈高壓患者,仍可接受肝切除手術,其術后長期生存優于接受其他治療。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副院長、肝外科主任周儉教授進一步說明,“我國目前肝癌外科手術治療臨床水平取得了很大突破,不少患者通過手術取得了不錯的治療效果,有效延長了生存期。然而哪些患者適合進行手術治療?哪些不適合?評判依據在哪里?很多業內人士給出了基于臨床研究和實踐的評判標準,更為精確地評價門脈高壓的程度,確實有助于篩選適合手術切除的患者。新《規范》把門脈高壓精準評價作為篩選手術患者的重要標準之一,在臨床上十分合理且廣泛助益于患者群體。” 

亮點四:強調系統治療

新《規范》的系統治療部分是更新重點。近年來,靶向治療和免疫治療等藥物研究取得了很大突破。

解放軍東部戰區總醫院全軍腫瘤中心主任秦叔逵教授指出,“肝癌的系統治療對于晚期肝癌患者生存的延長十分重要,不僅要重視抗腫瘤治療,同時也要重視抗病毒治療及其他保肝治療。肝癌靶向藥物的研發一度差強人意,老藥索拉非尼獨撐了很多年,令治療選擇十分有限。這一困境目前已經被打破,納入大量中國患者的REFLECT研究的成功,意味著全球尤其是中國患者多了一種治療選擇侖伐替尼。中國專家在納入患者方面做出了很大貢獻。此外,免疫治療的新進展也不斷出現,更是增加了多種治療可能性。”

基于新《規范》的指導,納入新進展的系統治療將為中國肝癌患者帶來新的希望。第二軍醫大學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的沈鋒教授指出,“目前全球范圍內,肝癌藥物治療突飛猛進,例如已在中國獲批的一線藥物侖伐替尼,二線藥物瑞戈非尼,以及在國外獲批的二線藥物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等已在臨床推廣和應用。例如,一線新藥侖伐替尼適用于不可切除的中國肝癌分期IIb期、IIIa期、IIIb期、肝功能Child-Pugh A級的肝癌患者,其一線治療效果不劣于索拉非尼,而對于中國肝癌患者的療效更佳,用于HBV相關肝癌具有較好的生存獲益。”

亮點五:挖掘中國傳統醫學潛力

我國中醫藥學源遠流長,是值得挖掘的瑰寶。在2017版《規范》中,就提及了可使用中醫中藥治療改善癥狀,提高機體抵抗力,減輕不良反應和提高生活質量。在2019版《規范》中,有1級證據顯示肝切除術后接受槐耳顆粒治療可減少復發并延長生存,這為中醫藥治療肝癌患者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未來還需要進行更多規范化的臨床研究以積累更多證據支持中醫中藥的治療。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陳里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