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都市或鄉村 生態旅游重在營造系統

文/圖 晨報記者 陶令

“放飛一只螢火蟲兩塊錢,昨天一個晚上放飛的開銷就是3000元。”這筆賬算的是,上周,記者去德清仙潭村夜宿大樂之野碧塢店,前一晚被管家帶著夜觀螢火蟲盛景背后的“賬單”。

碧塢龍潭景區村民自發放飛螢火蟲,僅一個晚上就要3000元。雖然說起受之前“利奇馬”搗亂,當下不得不追加螢火蟲的放飛量,當地人頗有些無奈。但論及這筆由碧塢龍潭所在地各家各戶自籌的費用,他們一致認為,這筆錢花得值得。無愧于仙潭村如今多重的生態旅游標簽–蝴蝶生物鏈基地、民宿聚集地等等。

早在2016年,借鑒國際生態旅游定義,同時結合中國實踐,我國就對生態旅游做了界定:以可持續發展為理念,以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為準則,以保護生態環境為前提,依托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和與之共生的人文生態,開展生態體驗、生態認知、生態教育并獲得身心愉悅的旅游方式。

民宿:創新鄉村旅游生態圈

眾所周知,生態旅游的打造并不受地域的局限,不是非鄉村不可,都市也同樣需要生態,因為旅游生態打造的關鍵在于系統的營造。這是此次在德清采訪民宿時,得益于和民宿“在云起琚”合作的中國臺灣農林生態專家林江川溝通的心得——如今,在備受關注的鄉村振興戰略中,發展生態旅游,其內在的生態系統營造已是當務之急。

據統計,德清縣僅莫干山鎮就有在經營的民宿730家,床位近10000個,餐位近20000席。其中,精品民宿150家,縣級精品民宿24家,省級金宿4家,省級銀宿6家。在去年,無論是接待的游客人次還是創下的旅游收入,德清的民宿都貢獻了八成的份額,無怪乎有著“民宿正在成為創新德清鄉村旅游生態圈”的定論。

民宿,之所以能成為鄉村旅游生態圈構建的重要角色,不僅僅在于其給當地的旅游業態帶來了創新的動力,更在于其吸引了一批有著特色個性同時又具有前瞻思維的“返鄉創業”民宿主。

誠如“在云起琚”的當家人——鮑紅女鮑姐所言,在她邀約專家團隊投入“螢火蟲精靈王國”打造的三年時間里,人稱“林校長”的林江川帶著他的團隊潛心、耐心、用心地在民宿旁的水森林里打磨完善起螢火蟲生態系統的三層建設。

夏夜,星空下,每每在這片3000平方米的“螢火蟲密境”中,升騰起“流螢漫天飛舞”的景象,而這一盛景離鮑姐和“林校長”理想中的精靈王國,還有漫漫長路。

“對于我來說,‘螢火蟲水森林’已經收獲了初步的成功,但整個民宿生態系統的構建仍需完善。無論是已經投入實驗的有機農場建設,還是未來更專注挖掘本地食材的烹制,這些都是生態旅游可持續發展的內涵。必須有遠見地去規劃,即便眼前看不到任何的收益。”顯然,鮑姐對未來德清民宿業乃至生態旅游業的可持續發展能力,更關注。

同樣在被譽為“莫干山北大門,浙北民宿第一村”的仙潭村碧塢村落,“返鄉創業”的沈蔣榮創立了“莫梵”這個民宿品牌,也帶動著生于斯長于斯的仙潭村晉級為“浙北民宿第一村”。據統計,這個地處國家級風景區莫干山北麓的村落里,500戶人家中,民宿、農家樂多達130多家,村內八成以上的村民經營或從事與民宿相關的工作。

亮光微弱,卻能點亮一片,哪怕是一片小天地。今夏,螢火蟲在莫干山帶來的人氣效應,或許也可以視為以鮑紅女、沈蔣榮、錢繼良等一批“返鄉創業”為標簽的德清民宿主為當地生態旅游創新的努力寫照吧!

綠水:生態旅游的含金量

水資源的治理、水環境的營造,近年來在全國鄉村振興戰略中頻頻被提及的熱詞,其實究其源頭早在上個世紀,在歐洲法國、西班牙等以旅游為支柱產業的國家早已頗具規模,其經年累月取得的旅游收入也再次力證了水資源對于生態旅游的重要性。

由尼斯、埃茲、戛納等小城市串起的蔚藍海岸正是依仗著純凈的地中海海水成為了每年法國境內旅游,除巴黎之外的另一個法國人熱衷的度假勝地。圍繞著蔚藍海岸線的城鎮盡管每一個體量都很小,但每一個都借助這片海域做足了水主題的生態旅游內容。比如,尼斯的周日集市就在蔚藍海岸邊,鮮花、水果等物資云集,已成了游客周日游尼斯的必然打卡點;而戛納的海岸線更是除了每年電影節之外的又一大出游亮點,沙灘運動、游艇出海甚至只是海灘上的日光浴,都因著蔚藍海岸的無敵海水上鏡率極高。

無獨有偶,同一片地中海海域,到了西班牙南部則有著一處“陽光海岸”。長200多公里的海岸線,被譽為世界六大完美海灘之一,也是西班牙四大旅游區之一。該海岸連接近百個中小城鎮,正是這片水域的無敵魅力,令眾多原本人煙稀少的沿海村莊如今都成為了現代化的旅游點,堪稱是歐洲最受歡迎的旅游度假勝地之一。

而這筆可觀的旅游收入的背后,則是法國、西班牙有史以來都對地中海始終堅持著生態治理的努力休戚相關。

BIG5:搶占生態旅游重頭戲

非洲是世界生態旅游的重要發源地之一,以犀牛、大象等BIG5為代表的野生動物資源是其重頭戲,為世人矚目,尤其是以馬賽馬拉大遷徙聞名的肯尼亞。有數據統計,早在兩年前,在肯尼亞客源國尚排名第五的中國,近年來正在以10萬人次的游客數量有望趕超冠亞軍–美國和英國。

肯尼亞是非洲各國開展生態旅游最早的國家之一,其生態旅游的內涵之一是要顧及當地居民的利益,保證當地居民從旅游業中受益,改善他們的生活質量,以此推動所在旅游區的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

正是這一系列專注本土資源,取之、用之并反哺的良性循環令肯尼亞的生態旅游迅速卓有成效,并吸引了眾多國際人士的前往。其中尤以2010年10月威廉王子在此向女友凱特求婚成功最具推廣效應,一躍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以及浪漫之地。

無論是對自然景觀以及野生動植物進行保護,為當地旅游經濟發展起到促進作用,還是注重良性生態旅游的可持續發展特性,促進其完善輸血和造血的功能。毫無疑問,我國正處于生態旅游的發展黃金期,作為全球經濟中發展勢頭最強勁和規模最大的產業之一,生態旅游已在不同的區域有了收獲,如2018年四川省的生態旅游收入已突破千億;廣西羅城也在積極打國家級原生態旅游度假區。

回歸本質,無論都市還是鄉村,生態旅游營造的始終是一個生態系統;同理,生態旅游的興盛也沒有地域之分,關鍵還是在于人們的認知,對生態旅游的可持續發展是否具有前瞻性的認知。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陶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