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體育圈的老外| 馬特·沃德實現了職業教練夢,婚姻也毀了

錯過太太整個孕期的馬特沒有錯過兒子的出生,這讓他欣慰,但待業狀態對于一個新添人口的家庭而言顯然是尷尬的。

“一個星期接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逐漸滑向了一個黑洞。我盡了最大努力去健身房,和人們交際,但我失去了興趣。沒有任何事情能和那些生死攸關的比賽相比,能和站在技術區、用自己的身體和靈魂感受比賽中的每一秒相比。我的注意力擺錯了位置,所以整個人都悶悶不樂。我兒子剛出生,這原本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結果卻成為最不幸的一段時間。我變成了什么人?一個遙遠的缺失的丈夫,現在又是一個注意力在別處的父親。”

機會終于來了,遙遠的加納發出了呼喚。“我懷著一顆沉重的心作別太太和新生的兒子,登上了飛機。你愿意為成功走多遠?你愿意奉獻多少?愿意作出多少犧牲?這些都是現實的問題。”

和所有那些資歷尚淺、希望通過在非洲足球圈鍍層金而后光耀世界足壇的教練一樣,馬特很快被自己的所見震驚了。

球場下,他拖著俱樂部主席去酒吧逮那些夜不歸宿的球員。“有個球員說自己感染痢疾幾天沒有訓練了,但他卻顯然有力氣喝酒。當我們的目光一發生接觸,他轉身撒腿就跑。我也拔腿就追,然而繞著酒吧跑了幾圈也沒能逮到他,這是我們隊速度最快的隊員!主席樂了,‘這酒吧燈光這么暗,要逮個人也挺難的!’”

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偶然發現自己的每個隊員都遭到俱樂部長期欠薪,有的被欠了幾個月,有的上一年工資還沒領到。甚至,他們必須為每天吃的那點可憐的飯菜付錢。“我不能眼睜睜看著球員被欠薪而假裝什么都沒發生過。”他離開了加納,“最后兩個月的工資我沒有拿,我勻給了那些隊員。”

“我無法隨波逐流”

他曾經千方百計想成為一名職業教練,當這個夢想終于實現時,足球這項運動開始顯露其本色。“也許這是我的問題,我曾經相信足球會永遠是純粹的,而我也可以在其中做些有益的事情。但實際上,足球產業里充斥著貪婪的,權欲熏心的,忘記了人性之美的人。

在不同國家的不同場合見識過這項運動的黑暗面以后,他的激情不可避免地消退了。馬特認為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會低下頭并隨波逐流,他們習慣用頭腦控制自己的心。他們的頭腦會說,“我需要工作,因為我需要支付賬單,養家糊口”;第二種人是習慣讓自己的心控制頭腦,他們的心告訴自己,“這是不對的,這和我的道德感相悖”,馬特屬于第二種人。

“很多職業教練都遇到過相似的困境,但他們會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這里面不會牽涉到任何感情,他們把工作做好就行。久而久之,人就麻木了。但我看到越多的黑暗面,我越無法接受。
如果我想繼續追求自己的職業教練夢想,這意味著我必須隨波逐流,并接受職業足球里那些約定俗成的東西。這將意味著我必須接受比賽時而會被操控,接受自己哪怕付出再多心血,一旦比賽結果早已在賽前就被注定,那我的一切辛苦都是白費;這也將意味著自己必須接受有時候不能按時領到薪水,而我的隊員們可能根本就領不到薪水。
我能接受所有這些嗎?不。

與此同時,他意識到自己的婚姻已經不再像婚姻了。“因為我太執著于在教練領域作出點成就,這讓我遠離自己的太太,不僅僅是地理上的。當她最需要我的時候,我不能陪在她身邊,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我把所有的精力投入進自己所做的事情,這讓我不再關注生活里最重要的一樣東西——家庭。我偏執地追逐夢想,婚姻也因此被毀掉了。”

相關報道>>>

上海體育圈的老外|馬特·沃德,申鑫隊前助教曾當過四年兵

上海體育圈的老外|學會讀菜單,馬特·沃德融入上海生活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沈坤彧